博客网 >

http://economy.guoxue.com/article.php/21252

《梁方仲读书札记》(十七)

 

梁方仲

 

 

81雇工、佣奴

82成化马价屋价

83明代家奴

84刘六、刘七起义

85布织

 

81.雇工、佣奴

有贾江北者,募二佣背其装,先行,各与一金。尝午饭旅舍,忽失二佣,意其遁,出佣券示舍主。舍主曰无妨,彼非佣也,本兄弟,俱诸生也。俄至,问之,值母生日,资力金为寿,上一觞耳。惜失其名氏。”(周公贞记)(《枣林杂俎》下册《丛赘·佣养》)

《南村辍耕录》卷七《客作》:今人之指佣工者曰客作,三国时已有此语。焦光饥则出为人客作,饱食而已。《雇仆役》:许鲁斋先生在中书日,命牙侩雇—仆役,特选一能应对闲礼节者进,却之曰,特欲老实耳。他日领一蓬头垢面愚骏之人来,遂用之。侩请问其故,先生曰……人使下等人,……下等人易驯,若其聪明过我,则我反为所使矣……”

吴宽《匏翁家藏集》卷七四《承事郎王应祥墓表》:应祥讳凤,姓王氏,……籍于长洲者累世矣。……应祥勤生劳力,竟拓其家,……家有佣奴千指,或有过,不忍笞詈……郡县有工役,辄委之,又尝遣之京师督赋事,……其生宣德十年(1435)……没于弘治七年(1494)……”

唐顺之《荆川文集》卷一六《葛母传》,凤阳葛钦之妻。钦字容庵,王鏊为作传。容庵“游于商贾中,……贾于扬,……已而从容庵徙于扬……,扬之俗皆窳浮丽,男子游手末作,其妇女鲜事织绩,而习为假髻侈袖、缘履之饰,母独纤于治生,……以是能殖其家,……僮婢三百余指,饱饥逸劳,人人自以为得也……”

陆粲《庚巳编》卷四(《纪录汇编》卷一六七第57)云:里人郑灏,尝娶后妻,设席既罢,失去一银杯,重数两.其家织帛工及挽丝佣各数十人,欲自明其非盗也,相率列名书状为誓,投之城隍神祠,灏止之不得,亦不复觅杯……[]孙盗杯,以质钱于()家之东银匠铺……”陆粲,字子余,一字浚明,长洲人,嘉靖五年丙戌(1526)进士,迁永新县令。《列集诗集》小传,丁上。

陆釴《病逸漫记》(《纪录汇编》卷二一,第69)东直门外二十马房,收草料,每一房用太监三人,每草一万(),须用银二十两。其马数不许查理,尝有一进本乞查理马数,问发充军。

何乔新《何文肃公集》卷三一《故承事郎赵孺人董氏墓表》:无锡赵氏族大资厚,僮使千指。

陈良谟《见闻纪训》卷下(《纪录汇编》卷二一五,第76)嘉靖甲辰(二十三年,1544)荒歉之甚,卖妻鬻子者无算,上江人闻风而来,收取为奴。然只买妇女,而男子则否。铜山一人,忘其姓名,妻先卖矣,止遗九岁一男,计扮为女卖之,所得价直,适逢州差催税人,夺以抵其税焉。其人苦不聊生,遂投河而死。其买女者,行数里,识为男也,仍负之追来,问其父已死矣,乃乘忿沉男于水中。……”(卷首有嘉靖丙寅[四十五年,1566]季冬朔日栋塘八十五翁陈良谟书于天目山房,引言一篇)

 

82.成化马价屋价

《余冬序录》卷五三《论诗》:成化间陈翰林师召所乘盲马,售钱六百文。西涯先生以诗谂之,有斗酒杜陵堪再醉之句,盖用子美三百青铜语也。时李刑部若虚旧屋为积潦所坏,数年不售,竟得银四两。……前辈居处乘骑如此,凡口体之。奉可知。今日士夫,一登仕途,出必驱坚策肥,其于饮食衣物,能省节者几人?视数十年前为费何啻千万。噫,可以观世变矣。”(《纪录汇编》卷一五三,第53)

杨循吉《苏谈》(《纪录汇编》卷二○○,第69)《吴中医派》云:“……金华戴原礼(《明史》卷二九九《方伎传》:戴思恭,字原礼,浦江人,以字行,受学于义乌朱震亨),学于金华朱彦脩,既尽其术,来吴为木客。吴人以病谒者,每制一方,率银五两……”原礼,洪、永间为御医。

 

83.明代家奴

祝允明《怀星堂集》卷一九《盛至刚墓志铭》:盛氏,世为安庆桐城人,居凤仪坊……君讳健,字至刚,八岁而孤……初先业甚丰,至是少落,只能益自约,脱略纨袴态。既冠娶,力综家政,业浸以复故……当衔恤时,三恶奴乘纷披,攘赀畜叛去,易姓而处犹齐民。比其后,奴死,家且赤,还粥其子孙,又归君家,君亦不究其往,……正德丁卯(二年,1507)正月二十日卒,生正统癸亥(八年,1443)十月四日,年六十三。

卷一九《陈子中室李氏墓志铭》:子中慇而俭,善治生,又赖令人(李秀宁,长洲人)内相之,家浸裕,喜周施。有势家奴持主财失诸途,将求死。子中见之,谋及令人,欲为偿之。令人即举箧以奉……其生成化丁亥(三年,1467),卒以正德丁卯(二年,1507),年四十一。

吴宽《匏翁家藏集》卷五七《先世事略》;先母张氏,……勤劳内助,开拓产业,佣奴千指,衣食必均。

卷五八《徐南溪传》,徐讷,字敏叔,南溪其自号也,世为苏之常熟人……()孟明之世还[居旧里],而田庐荡然矣。于是公生亦壮,不自安逸,率其僮奴服劳农事,家用再起。……或迂议之者,故荐公长乡赋以困之,民更服其公正,而事率集。时大理少卿熊公概巡察江南,一时豪民翦除殆尽,独识公稠人中,询以民事,公应对合宜,甚见称奖。正统己巳(十四年,1449),享年七十四而终(生于洪武九年,1376)……”

《匏翁家藏集》卷六五《封文林郎江西道监察御史王公墓志铭》:王宗吉,吴江梅里人,少年为家塾师,既而叹曰,学固为士也,然吾家故业农,舍之不可,则置田使僮奴耕以养生。久之,困有余粟……其年七十有三,以弘治十年(1497)(生洪熙元年,1425年。)

卷六一《裕庵汤府君墓志铭》:汤潛,号裕庵,吴县人,永乐十二年至成化十七年(1414—1481),六十八岁。世勤生殖,……有兄弟八人,其仕者曰渭,他皆行货于外,府君亦尝一至京师,竟归,而治生于内,盖府君善殖产,所以居积弃取,得古人遗法……当是时,其家出老率僮奴能协力化居,而收倍蓰之息……”

卷六二《君信墓志铭》:李瑞,字君信,长洲人,正统二年至成化十九年(1437—1483),四十七岁。家故饶于赀,廛肆联比,人迹哄然……君信年当少,见族人或不能自立者,慨然有远游服贾之志,南抵瓯闽,北至京师……既归,益督僮奴治生业,人则量物货,出则置田亩,家卒赖以不坠……”

《明史》卷二九七《孝义传二·阿寄》:淳安徐氏仆也,徐氏昆弟析产而居,伯得一马,伸得一牛,季寡妇得阿寄,时年五十余矣。寡妇……尽脱簪珥,得白金十二两畀寄,寄人山贩漆,期年而三倍其息……历二十年,积赀巨万。为寡妇嫁三女,婚二子,赍聘皆千金,又延师教二子,输粟为太学生,自是寡妇财雄一邑。及寄病且死,谓寡妇曰:老奴牛马之报尽矣。按《阿寄传》为田汝成所撰,参李贽《焚书》卷五《阿寄传》。

《明史》卷三○○《外戚传》记诸人纵使家奴贸利行暴,罪恶累累,尤为周能、张峦二传最为特出。

 

84.刘六、刘七起义

起义之年月,一谓正德五年(1510)十月,一谓六年三月。结束于七年七月南通州狼山战役中。

刘六名宠,刘七名宸,畿南霸州文安县人。初与杨虎、齐彦名等为民兵,协助有司捕有功。被刘瑾家人梁洪诬为盗,故起义。时助刘等起义尚有文安县增广生员赵燧(赵疯子)

李光璧《明中叶刘六刘七的农民大起义》[初载《中国农民起义论集》(五十年代出版社1954年版),复载同前书(三联书店1958年版),改动甚大],及赵俪生《明正德间几次农民起义的经过和特点》(载氏著《中国农民战争史论文集》),论点颇多可议,姑置不论。即如《怀星堂集》卷二二《江淮平乱事状》,《王文恪公集》卷二二《江淮平乱碑》等基本资料,均未参考。又如官军及有司之虐民情况,徐咸(襄阳)《西园杂记》卷上(《盐邑志林》第22)记之颇详,亦未见引用,可谓疏略。元明又有《江海歼渠记》,余尚未见。

《廿二史札记》据《明史》陆完、彭泽、仇钺、马文升、冯祯等传,卷三六有刘六刘七齐彦名赵疯子一条,其编排之处虽颇有错误,但记事尚存大概,可以参阅。

马中锡《东田文集》卷一《鸣冤疏》自辩有云:臣所领达兵,止八百余人,而贼徒众且数万。总兵官张伟所领京军仅千人,又多膏粱子弟,不但强弱不敌,亦且众寡不侔。”(《畿辅丛书》本)马传见《明史》卷一八七。

又《东田集》卷一《代李伯起陈便宜六事》,刘千斤作刘千金。他书未见有此名。卷三《中山狼传》,王世贞谓其为刺李梦阳负康海(浒西)而作,《四库提要》不谓然。此文写得甚有风趣。

王鏊《守溪笔记》(《纪录汇编》卷一二四,第39)“赵风子记赵链初从刘六、刘七,继与邢老虎、杨虎为一伙。虎死,链等乃立刘三为首,改名刘惠,迭破河北、山东、江北、河南、湖北诸地名城,往来逃窜,往往释守令不杀。后欲投江西,被擒于商城。

箬陂(即陈洪谟)《继世纪闻》卷三(此书记正德朝事甚详,《纪录汇编》卷九三,第31)记正德五年刘瑾用御史宁呆、柳尚义等专理捕盗,激起刘六、刘七之变。卷四(《纪录汇编》卷九四)记正德六年刘七初起义情形,记八月刘六、七与齐彦名合伙及其失败经过。末记姚源洞王浩八事。

刘仕义《新知录摘抄》(《纪录汇编》卷二一六,第76)乐陵令(许逵)”

《西山日记》册1,卷上《才略》记陆完事,无甚重要。

 

85.布织

《锡金识小录》卷一《备参上·力作之利》:

常郡五邑(按清初常州府领县五:武进、无锡、江阴、宜兴、靖江。雍正二年(1724),武进县分设阳湖县,无锡县分设金匮,宜兴分设荆溪县,共领县八。《识小录》书中记乾隆二十年以前之事尚多,而此处仍说五邑者,殆沿清初旧称),惟吾邑不种草棉,而棉布之利,独盛于吾邑,为他邑所莫及(按,由此可见人是决定的因素)。乡民食于田者,惟冬三月,及还租已毕,则以所余米春臼而置困,归典库,以易质衣。春月则阖户纺织,以布易米而食,家无余粒也。及五月,田事迫,则又取冬衣易所质归,俗谓种田饭米。及秋,稍有雨泽,则机杼声又遍村落,抱布贸米以食矣。故吾邑虽遇凶年,苟他处棉花成熟,则乡民不致大困。布有三等,一以三丈为匹,曰长头;一以二丈为匹,曰短头,皆以换花;一以二丈四尺为匹,曰放长,则以易米及钱。坐贾收之,捆载而贸于淮、阳、高、宝等处,一岁所交易,不下数十百万。尝有徽人言,汉口为船马头,镇江为银马头,无锡为布马头。言虽鄙俗,当不妄也.坐贾之开花布行者,不数年即可致富。盖邑布轻细不如松江,而坚致耐久则过之,故通行最广。惟开化乡民皆织席,不能为布;新安乡半之;延祥乡之荡口,则兼绩麻为手巾,及织黄草缣;南门近城十余里,则多劈竹为米簏、灯架、筅帚、竹著之属;东南景云乡之近城者,多窑户,居民亦多团土为砖瓦坯,然皆未尝废织也。惟东北怀仁、宅仁、胶山、上福等乡,地瘠民淳,不分男女,舍织布纺花,别无他务,故此数乡出布最夥,亦最佳云。

成于邑人之手,而行于四方者,棉布最广,次则席,次则砖瓦,次则门丞。门丞唯出于吾邑,苏郡虽有,远不能逮。习此者,多旧家子弟贫落不能读书者也。

 

于慎行《谷山笔麈》卷五:吴人以织作为业,即士大夫家亦多以纺织求利,其俗勤啬好殖,以故富庶。然而可议者如华亭相(徐阶)在位,多蓄织妇,岁计所织,与市为贾,公仪休之所不为也。

<< 《梁方仲读书札记》(十八) / 《梁方仲读书札记》(十六)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益智斋主人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