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梁方仲读书札记》(九)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http://economy.guoxue.com/article.php/21179

《梁方仲读书札记》(九)

 

梁方仲

 

 

41明代种树技术的发展

42明代松江佃农劳动生产率及租额

43明代南北各地田产经营耕种情况

44乔世宁《丘偶集》

45役法门户等则

 

41.明代种树技术的发展

王毓瑚《关于中国农书》一文云:值得注意的情况,首先是关于农业中植物生产和动物生产这两个部门的著作极不平衡,而在那远为贫乏的动物生产专著方面,关于畜养的又远逊于兽医的。再就是在综合性的农书中没有花卉的地位亡只有许多以各种花草为对象的谱录],更完全没有谈到森林[也讲到种树,但并非造林]。最后是蚕桑的部分极力突出,形成了桑’与几乎分庭抗礼的局面。”(氏编著《中国农学书录》,1964年版第345—346)

    今据干铎、陈植、马大浦合编的《中国林业技术史料初步研究》(农业出版社1964年版)《绪言》所载,我国林业技术遗产中提到的各种措施,据王象晋《群芳谱》(又名《二如亭群芳谱》,书未有作者的自跋,题天启辛酉(天启元年,1621),参王毓瑚书第179—180)及徐光启《农政全书》(1639年,崇祯十二年刊行,即作者死后之第六年,王氏书第185—186)诸书所载,可知无论在种子、育苗、造林、抚育、更新、作业、利用各方面,至明代皆有所发展。

    利用方面,《天工开物》(崇祯十年,1637年初刻)卷中《杀青第十三》把造纸技术分为五个工序,作了详细叙述,为近世造纸工业及造纸学奠定了基础。此外,李时珍《本草纲目》(书成于万历六年,1578年,十二年后第一次付刻,王氏书等147)记述了樟脑的制造;明末梁廷栋的《种岩桂法》(万历元年至四十八年或泰昌元年,1573—1620年,此书王录未著录)记述了肉桂油的蒸馏,皆可注意者也。( ll)

    按此编之编者阅读古籍之能力似不甚高明,故引用时应加复核原文。

    陆容《菽园杂记》摘抄卷六(《纪录汇编》卷一八五)江南名郡,苏杭并称,然苏城及各县富家多有亭馆花木之胜,今杭城无之,是杭俗之俭朴愈于苏也。湖州人家绝不种牡丹,以花时有事蚕桑,亲朋不相往来,无暇及此也。严州及於潜等县,民多种桐、漆、桑、桕、麻、苎,绍兴多种桑、茶、苎,台州地多种桑、桕,其俗勤俭,又皆愈于杭矣。苏人隙地多榆、柳、槐、樗、棟、穀等木,浙江诸郡,惟山中有之,余地绝无。苏之洞庭山,人以种橘为业,亦不留恶木,此可以观民俗矣。”第1O13页下记衢州府常山、开化等县造抄纸法。第工3页记浙东近海取鱼情况.

  

 42.明代松江佃农劳动生产率及租额

    何良俊:《四友斋丛说》(中华书局1959年据1579年万历七年重  刻足本重印)卷一四《史十》云:夫均粮,本因无不均而欲均之也。然  各处皆已均过,而松江独未者,盖各处之田虽有肥瘠不同,然未有如松  江之高下悬绝者.夫东西两乡,不但土有肥瘠。西乡田低水平、易于  车戽,夫妻二人可种二十五亩,稍勤者可至三十亩。且土肥获多,每亩  收三石者不论,只说二石五斗,每岁可得米七八十石矣,故取租有一石  六七斗者。东乡田高岸陡,车皆直竖,无异于汲,水稍不到,苗尽槁死。  每遇旱岁,车声彻夜不休,夫妻二人极力耕种,止可五亩。若年岁丰  熟,每亩收一石五斗,故取租多者八斗,少者只黄豆四五斗耳。农夫终  岁勤动,还租之后,不彀二三月饭米,即望来岁麦熟,以为种田资本。  至夏中只吃粗麦粥,日夜车水,足底皆穿,其与西乡吃鱼子白米饭种田  者,天渊不同矣。……”(以下论周忱均三乡粮额,略)

    何良俊,字元朗,华亭人,以岁贡生人国学,特授南京翰林院孔目,  移疾归。海上中倭,复居金陵者数年,更买宅居吴阊,年七十始返故里  (《明史》卷二八七《文苑二·文徵明传附》)

    袁凯《沙途行》:西起吴江东海浦,茫茫沙途皆沃土。当时此物不  归官,尽养此地饥民户。红尖大麦亩二石,获芦轮困竟三尺。丝丝赤  线何足论,瓜芋青秧密如栉。饥民得此不复饥,昔无一物今五衣。子  孙相仍二十载,饱暖得与平民齐。君门如天不可负,君恩能前不能后。  女微势怯官不理,一旦奄与强家有。强家犬马厌菽粟,强家下陈尽珠  玉。君不闻江头三万家,秋雨秋风夜无烛。”(弘治《上海县志》卷二《山  川志·水类》)

   《明诗纪事》第一册,卷一三《甲签》选载凯诗二十首,无上首。凯, 字景文,松江华亭人,洪武三年(1370,举人,荐授监察御史,以病免归,有《海叟集》四卷。   

陆深:《停骖录摘抄》(《纪录汇编》卷一三三,第42)召佃之名,亦自贾似道公田始。咸淳戊辰(四年,1268)正月,改官田为召佃,召人承佃,自耕自种,自运自纳,与今法虽不同,而其来有所自矣。

    陆深:《豫章漫抄摘录》(《纪录汇编》卷一三五,第43)江西大家赖粮,经催之人往往设法取偿于小产,有粮不满升者,索银至五六钱,其名曰小包大。吾邑三乡,岁难并稔,大家有立户在此一乡,而田亩在彼一乡者。此乡遭荒,而彼乡成熟,则据户蠲免,谓之熟作荒,事相偶类,皆弊政也。

    陈良<王莫>:《见闻纪训》卷下(《纪录汇编》卷二一五)正德三年(1508)[湖州府吉安]州大旱,各乡颗粒无收,独吾村赖堰村水大稔。州官概申灾,得蠲租。明年又大水,各乡田禾淹没殆尽,而吾村颇高阜,又独稔。州官又概申灾,租又得免,且得买各乡所鬻衣服器皿诸物,价廉获利三倍,于是大家小户,狼戾屑越,戏剧宴饮,无日不尔,意扬扬自以为乐也。……”

陆深:《续停骖录摘抄》(《纪录汇编》卷一三四,第43)本朝初总计天下税粮,共二千九百四十三万余,浙江一布政司二百七十五万二千余,苏州一府二百八十万九千余,松江一百二十万九千余,浙当天下九分之一,苏赢于浙,以一府视一省,天下之最重也;松半于苏,苏一州七县,松才两县,较苏之田四分处一,则天下之尤重者,惟吾松也。”   

按松江府初领县二,华亭、上海。据陆深:《玉堂漫笔摘抄》(《纪录汇编》卷一三一,第42)上海县,元末割华亭东北之五乡分置。唐天宝初,割海盐之北境,置华亭县。此为华、上二县建置之由来,嘉靖二十一年(1542)四月析华亭、上海二县地置青浦县”(《明史》卷四《地理志一·南京》)

    从以上各条观之,松江府官田之来源:1.宋元以来之公田,2.由新辟之沙洲、盐荡、芦洲等之起科地构成。此等地皆按私租起科,而其所有权则逐渐白官移归私人,盖初时官府以召佃名义分给承佃人户,而佃者又多为包佃分租、有赀力之势户,一般平民小户实际上无力向官府领佃,而只能从包佃户取得分租耕种之权益耳。

    陆深,字子渊,上海人,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二甲第一,选庶吉士,授编修,改南京主事,历国子司业祭酒,谪延平同知,晋山西提学副使,改浙江,累官四川布政使,嘉靖十六年(1537)召为太常卿,进詹事府詹事,致仕卒,谥文恪(《明史》卷二八六《文苑二》本传)

    正德《松江府志》卷四《风俗》云:农无田者,为人佣耕,曰长工;农月暂佣者曰忙工。”(正德《华亭县志》也有相同的记载)。当时租佃官田者,其中不少是豪家大户,他们除了分租以外,一定还有一部分是自己雇用劳动力来从事经营的.

   

43.明代南北各地田产经营耕种情况

    嘉靖四十四年(1565)十月丙戌,山西巡抚万恭上耕水车二法:人耕每二人日可六亩,水车每二人日可十亩(《国榷》卷六四第4册第4018)

    王洪《毅斋集》卷六《万木图记》(《四库珍本初集》)故处士杨公达卿,隐居建安山水之间,力本乐善,敦俗而好施。尝值岁饥,里中人乏食,公欲济之,……顾指所居大山富山语人曰:若为我种树,我偿若粟。于是贫者咸趋之,受粟而去,其种否多寡,公益弗计也。久之,郁然成林。其林则以为道路杠梁之用,与里人贫无居,死无以为葬者,为之室屋棺槨,而不以私,且命子孙世守焉。……方其出粟时,或劝公质剂而贷之,人人得其济,可以为惠,我受其息,可以益富,公不应。……今其孙勉仁由进士起家,累官春坊庶子,兼翰林侍讲。……”王洪,字希范,钱塘人,年十八,举洪武丁丑(三十年,1397)进士,永乐时,官修撰侍讲,为《永乐大典》副总裁官,《明史·文艺传二》附载林鸣传中。此书已收入《四库珍本初集》,提要有补《明史》遗漏之处。

    44.乔世宁《丘偶集》

    《丘偶集》十九卷,明耀州乔世宁著。世宁,字景叔,号三石,嘉靖乙酉(四年,1525)举人,戊戌(十七年,1538)进士,仕至四川按察使。此集原刻于嘉靖末年,卷首有嘉靖癸亥(四十二年,1563)阳月如皋孙应鳌序。1924(甲子)张鹏一据原刊本重排铅字付印,列入《关陇丛书》中。然《中国丛书综录》一总目《关陇丛书》目中竟失载此书,殆以付印较迟,尚未收入故耶?(按《关陇丛书》十余种皆排印于1922),唯《综录》二“子目”载《乔三石集》二卷,收入《明四家集》,又《乔三石集》二卷,收入《明四家集》,又《乔三石集》一卷,收入《盛明百家诗前编》,竟皆为诗集也。

    世宁亲受诗法于何景明(1483—1521年,字仲默,号大复,信阳人)。今集中卷一至卷八皆为诗,卷九至十八为文;卷一九为《意见》。谭经术时故,此卷已收入《百陵学山》,题名《丘偶意见》,《丛书集成》初编本即据彼影印,然删节条数颇多,但亦有个别字句足补正此书之讹脱者。

    景叔诗以五言古、五言绝句为最工,七言古、五言律次之。七言古及七言绝律皆不足观。张鹏一序谓其“五言排律殊称雅健”,余尚未暇观之也。

    卷九《族谱附世传(第三)》、《外传(第四)》对于明代户籍之分析,社会阶级之结构,婚姻门第之形成,皆有丰富资料足供参考。卷一四有《乔氏纠宗碑》一文,读之可见封建宗法制度(卷一四《从叔孝子公墓志铭》)

    卷一四《赠太仆少卿许公墓碑》、《席隐君墓表》,卷一五《魏仲子墓志铭》,卷一六《赠郎中王公墓志铭》、《李伯子墓志》所记关中商人之活动,甚有参考价值。

    卷一七《何先生[景明]传》,虽无精义,然颇有佚事可采。

    集中诸志传尚实陈事,文笔平淡无奇,唯铭文造语雄健,铿锵典雅,堪称佳构。

    族谱世传诸篇,于其先世横霸乡里及其种种罪行,据事直陈,毫不掩饰,故史料价值尚高。

    《明诗纪事·戊签》收丘偶诗十七首,其中五律十二首,七律三首,乐府、七古各一首,皆无纪事,仅录《艺苑卮言》等评论四条。

    《余冬叙录》摘抄六外篇(《纪录汇编》卷一三五第53)述郴州永宁乡何姓先世源流,于洪武初年翦锄各地巨姓事,亦略有涉及,然铺陈先德,笃尚迷信,不足与乔文媲(参罗虞臣《司勋集》卷六)

   

45.役法门户等则

    《余冬叙录》卷八《政治》:役法难均,前代已不能无病。于是朱子尝言,乡有阔狭,富豪有多少,狭乡富豪仅仅自足,一被应役,无不破荡。惟彭仲刚作临海县,先计其阔狭、多少,中分而均役之,民甚便焉。虽非法令之所得为,然使民宜之,终不能变也。春按……今日之法,户列九等,门分三则。乡乡不能无上中下户,虽上上户不能无中下门,所谓富豪,有在此乡称上上户,而曾不比于彼中上户者;有在彼下上户,而可当此上中户者。为州县者,若只计其阔狭、多少,而不计其事力高下,概加通融,亦未见其能均也。马廷鸾《并都记》引晦庵先生所言,以明金山之事,此只是众擎易举之术耳。并都并里,乃今极不得已事也。”

    《余冬叙录》卷三○《人品》:“天台方克勤洪武四年知济南府事,时始有诏民垦废田者,阅三载乃税.吏徼近功,不俟期敛之,复以田定其科繇,民益惰,田不增辟。克勤与民约,定为简书,列其丁产,为上中下三等,复析为三,每有征发,恒视书为则,吏不敢夤缘为奸。宋景濂撰《克勤墓志铭》载此事。春按,此今日三等九则之法也。有事均徭者,徒论田粮,而不酌之丁产,繇其得均乎?《宋史》叶衡知临安府於潜县,户版积弊,富民多隐漏,贫弱困于陪输,衡定为九等,自五以下,除其籍,而均其额于上之四等,贫者顿苏,民户等则之法,盖见于此。……”

<< 《梁方仲读书札记》(十) / 《梁方仲读书札记》(八)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益智斋主人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