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梁方仲读书札记》(八)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http://economy.guoxue.com/article.php/21161

《梁方仲读书札记》(八)

梁方仲

36明代航海通书(log book)

37嘉靖中年广州海上对外贸易

38《郑和航海图》

39周介存《宋四家词选》之得失

40明代经营地主

36.明代航海通书(10g—book)

明代的航海日志一类的书,见于各家称引的有以下十种:

1.《渡海方程》

2.《海道针经》

3.《四海指南》

《郑开阳杂著》、《筹海图编》、《日本一鉴》,曾根据以上三书,著录了《太仓往日本针路》、《福建使往日本针路》。《筹海图编》除也参考过《渡海方程》而外,还有《海道针经》。

4.《海道经书》

5.《海航秘诀》

6.《航海全书》

7.《针谱》(《日本一鉴》、《桴海图经》)

8.《航海针经》(《东西洋考》)

9.《针位篇》(《西洋朝贡典录》)

10.《罗经针簿》(《指南正法》)

此外,邓钟《安南图志》曾著录了《福建往安南国针路》。乾隆《福州府志》卷一三《海防》著录了一篇《针经》,记载的是往返于福宁、湄州之间的一段针路。

《两种海道针经》,向达校注,中华书局1961年出版,由以下二书合编而成。

甲.《顺风相送》

乙.《指南正法》

以上两种书皆为旧钞本,编者从牛津Bodleian Library抄回。

《顺风相送》的副页上题有“1639(崇祯十二年)Arch Laud(牛津大学校长劳德大主教)赠”拉丁文题记一行,但“此书很可能成于工6世纪,由在中国传教的耶稣会传教士带到欧洲,又辗转以人于牛津故也。向氏序言第4页。

《指南正法》,大约成书在康熙末年,即18世纪的初期。此书经过漳州吴姓某人校正过。

两书的内容,大致可分成三个部分:

1.关于气象方面的观察方法。

2.各州府山形水势的纪载。

3.各处往回针路、日程。

(1)当时航海定向用的是水罗盘,除此以外,还纪上牵星过洋、观看日出日人、验云气电光以知风色顺逆等。

(2)计算里程(其单位是更)和测量水的深浅(单位:托)。大致一昼夜分成十更,一更又合六十里。测量水的深浅名为打水,单位为托。《东西洋考》卷九,托是方言,谓长为两手分开者为一托,即约合旧尺五尺。

(3)两部书的分量,大部分放在各处山形水势(见上2)以及往回针路方面:

a.由中国各海港出发到东西洋各地者的山形水势往回针路;

b.由东西洋各国海港出发到各国者的山形水势往回针路。

关于航行途中山形水势之记载,宋元以前有无专书,不得而知。明代《金声玉振集》所收的《海道经》,记载自南京出发从海道运粮至天津的情形,就是这一类的书。

从南方取道运粮食到天津、北京,始于元朝。《海道经》所记还是明初的事。明代航海事业之盛,始于明成祖朱棣的时候。其时郑和的七次下西洋,对航海事业作出杰出贡献。茅元仪《武备志》卷二四收有《自宝船厂开船从龙江关出水直抵外国诸番图》,茅氏认为这就是郑和航海所用之图。这一卷书今改题曰《郑和航海图》,作为《中外交通史籍丛刊》之一专册出版。《郑和航海图》图中记载往返各地的罗经方向、路程远近,打水深浅。这是一种海图。明代的航海家,既有海图,也有航海通书,所以从事远洋航行,不至容易迷失方向。

明以交阯、柬埔寨、暹罗以西今马来亚半岛、苏门答腊、爪哇、小巽他群岛,以至印度、波斯、阿拉伯为西洋;今日本、菲律宾、加里曼丹、摩鹿加群岛为东洋。

《顺风相送》多记一部分西洋及一部分东洋,关于日本的不多。《指南正法》加多了关于日本的记载,而今马六甲以北则不之及。

那时中国到东西洋各地去多从福建出发,出发的港口有:大担、浯屿、北太武(三港都可归人金门岛,为当时最重要的到东西洋去的出口港)、泉州和福州。从金门出发所到的外国地方,据二书的记载,有:交耻、柬埔寨、暹罗、大泥、吉连丹、彭亨、满加剌、咬<口留>吧、爪哇、杜蛮、饶潼等地,属于西洋;有:吕宋、麻里吕、诸葛担篮、荖维,属于东洋。从泉州出发到渤泥、文莱、杉木(东洋),从福州出发到交吐、暹罗(西洋)

16世纪以后,中国和日本的交通也日益频繁起来了。……在《指南正法》里,和日本往来的记载加多了。到日本去的港口,在福建有厦门、福州、沙埕(都经过台湾),在浙江有温州、凤尾、宁波、普陀、尽山。到了日本以后都收长崎港。其时中国方面以浙江诸港为主。

关于东西洋各国之间的山形水势往回针路,自唐宋以来,中国海舶……除去进行本国与南洋诸国的交易以外,也经常担负起南海诸国之间的交通任务。二书收录了很多东西洋各国之间的山形水势和往回针路的记载。这些记载大致可以分成几个地区:

柬埔寨、赤坎、暹罗地区,

马来亚半岛地区,

古里区,

爪哇区,

吕宋区,

日本区。

在《顺风相送》里,收有自阿齐至……古里的针路,也收有古里至……阿丹的针路.到了《指南正法》,马六甲以北才不见著录。有人以为Vasco da Gama1498年至印度以前好多年,中国商船就已绝迹于苏门答腊以西,今观《顺风相送》可以知其完全不对。

向氏校注《两种海道图经》书后载有附录二:

①16—17世纪之东西洋略图,

地名索引。甚便参考。

37.嘉靖中年广州海上对外贸易

南海霍与瑕:《霍勉斋集》卷一二《上潘大巡广州事宜》云:

一、近日闽浙有倭寇之扰,海防峻密,凡番夷市易,皆趋广州。番船到岸,非经抽分,不得发卖,而抽分经抚巡海道行移、委官,动逾两月,番人若必俟抽分乃得易货,则饿死久矣。故令严则激变之祸生,令宽则接济之奸长。近来多失之宽,恐侮敌玩寇,闽浙之祸……且天下极有可讶之事,交广漳潮路去西域不止一万五千里,往牒所载,往往有西域商贾来于交广,其交广水商亦有潜往西域者。盖白海道以通,虽险而实近;并凉商贾若往西域,必自柘关、阳关、玉门以出,虽无险而路则遥也。”(《蓬窗日录》卷二,《寰宇二·哈密议》)

将中于广州也。广东隔海不五里而近,乡名游鱼洲,其民专驾多橹船只,接济番货。每番船一到,则通同濠畔街外省富商搬瓷器、丝绵、私钱、火药违禁等物,满载而去,满载而还,追星趁月,习以为常,官兵无敢谁何。比抽分官到,则番船中之货无几矣。番夷市易将毕,每于沿海大掠童男童女而去,游鱼洲人时亦拐略人口卖之,多得厚利。以此年久岁深,恐好人嗜利无已,或诱为强横,而教猱以肆其奸;或投为爪牙,而假虎以煽其焰,则广州之民涂炭矣。为今之计,莫切于豫之一言。大约番船每岁乘南风而来,七八月到澳,此其常也。当道诚能于五月间先委定广州廉能官员,遇夷船一到,即刻赴澳抽分,不许时刻违限,务使番船到港,不俟申覆都台,而抽分之官已定,番货在船,未及交通私贩,而抽分之事已完,所谓迅雷不及掩耳。此当预者一也。于六月间,先责令广州府出告示,召先给澳票商人,一一先行给与,候抽分官下澳,各商亲身同往,毋得留难,以设该房贿穽。此当预者二也。抽分早则利多人官,澳票先则人皆官货,私通接济之弊,不禁而自止矣。上益国课,下芟民奸,默锡苍生之福,潜消未形之祸,莫切于此,惟仁人念之。其广东沿海备倭兵将,原有可恃者,以东莞、香山多走海南及生盐艚船,轮差守御,舟巨而士勇,习于风涛战斗之险,无有畏敌之心也。闻近日上司,不知存恤,诛求厚而征调烦,商人多告去者。大商人利微而害大,则不愿走洋海之货,不愿走海,则不作大艚,不作大艚,则上无以应备倭之差,下无以养敢死之士,敢死之士无所于依,势将他图,此所谓弃于城而藉寇兵者也。大易有之,惟能容民,即所以畜众,今能恤海商,即所以固海防也。所当预者三也。香山、顺德之民,素称强悍,有急足恃。而近岁以来,多憔悴于虐政。自前任香山、顺德两知县剥削民之膏脂,无有纪极,民茹寃苦,莫可申诉,怀怨上之心久矣,幸时无大变,无自发耳。今为父母者,苟不优游而抚定之,一旦有儆,皆仇敌也。香山、顺德、东莞、新会,省城之屏障也,屏障撤而省城危矣。所当预者四也。古云,内顺治而外威严,凡此四者,顺治之要务也。”(3l)

《附录[代巡]陈青田公复书》:贵省澳中舶利,周岁不逾三四万两,近年蓟镇添兵,部议欲取剩余十万解京,即此类也(按指宽算’)按陈书所述,当为嘉靖四十四年间(1565)的情况,书有自二十九年以来,辽蓟用师,川贵采木,闽浙乏饷,皆有协助之移之语,又有去年仆与督府疏蠲惠潮四十二三年租之半,竟不见允”等语。

38.《郑和航海图》

崇祯元年(1628),茅元仪《武备志》卷二四《占度载·度五二》,《航海》载有《自宝船厂开船从龙江关出水直抵外国诸番图》(序一页,地图二十页,过洋牵星图二页亡四幅,各载宝船图形),空白一页;共二十四页)。图中记载往返各地的罗经方向、路程远近、打水深浅。所至诸国,最远到达波斯湾上的忽鲁谟斯。1961年中华书局据以影印,并由向达整理作序,改题《郑和航海图》出版。

先是,1943年,范文涛《郑和航海图考》(商务印书馆)对马来半岛方面诸有关地名有所考证;继而1947年张礼千《东西洋考中之针路》(新加坡南洋编译所出版)则西起印度、东至马来半岛,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以及越南诸地,皆有所增益。向达整理此书时,即以前人研究成果为基准点,用今图和《航海图》对照,以推究其他地名,并加以初步说明。原图全部地点约有五百个,向氏已考出三百五十个,尚未考出的有一百五十个,约占十分之三。书未有附录二种:一为新制之地图,一为地名索引。

向氏序对于过洋牵星之术有相当详细之解释。

朱偰著《郑和》(三联书店1956年出版)载有郑和第一至第七次航线图,附录三:1.郑和年表,2.有关历史文献简目(以上两种尚有一参考价值)3.中外地名古今对照表(仅载地名68)

《郑和下西洋考》附拾遗,伯希和著、冯承钧译(中华书局1955年重印)

《关于三宝太监下西洋的几种资料》(载向达《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

周世德《从宝船厂舵杆的鉴定推定郑和宝船》,载《文物》1962年第3期。

《金陵琐事》卷三《五谷树》:“五谷树,有二株,一在皇城内,一在报恩寺,不但结子如五谷,亦有似鱼蟹之形者。乃三宝太监西洋取来之物。”卷一《蒼蔔花》:“白云寺,一名永宁寺,在凤台门外,与牛首山相近,太监郑强葬地,坟旁多名花异卉,有蒼蔔花一丛,乃三宝太监西洋取来者,中国无其种。……杨用修、胡元瑞皆云蒼蔔花即栀子花者,非也。……”

祝允明《前闻记》(《纪录类编》第70册卷二)《下西洋》(记宣德中事)

邓之诚《桑园读书记》,《客越志》条云:《王穉登客越志》一卷,盖穉登人越,吊故相袁炜之丧,复游宁波,其纪《三宝奴出海外》云:‘宁波东门外桃花渡,为永乐中三宝出西洋处。海舟征倭时,矴人水不可出,益数十人泅出之。复有一矴,大如牛,相挽而上,上铸三宝名。忆吾家六世祖阴阳公以星占从太监行,过其故迹,为之停杯而叹。’据此,知郑和本名三宝奴,三宝太监之称,由此而来。”

39.周介存《宋四家词选》之得失

周济《宋四家词选》,以周邦彦、辛弃疾、王沂孙、吴文英为之冠,以类相从者各若干家(即四家之下的附录)。周氏论词,推尊北宋,然观此集人选者,北宋仅一家,其他三家皆为南宋词。岂北宋堪称大家者只清真一家而已耶?

郭绍虞主编《中国历代文论选》下册第305页论之曰:以苏轼、姜夔附属于辛弃疾之下,已嫌时代倒置,风格不同;并且周、吴本是同派柞家,名为四家,实只三派,……”其论诚允,然周氏所论,谓白石脱胎稼轩,变雄健为清刚,变驰骤为疏宕,盖二公皆格热中,故气味吻合,辛宽姜窄,宽故容薉,窄故斗硬,则确为卓见。

推原周氏论词之主旨,皆从文艺观点出发,而不问其思想内容与社会意义,故其推许于稼轩者,亦不过谓其敛雄心,抗高调,变温婉,成悲凉,及沉著痛快,有辙可循由北开南,如此而已。因而前乎稼轩之二张(张元幹《芦川词》,张孝祥《于湖词》)与后乎稼轩之二刘(刘过《龙洲词》、刘克庄《后村词》)均不入选。如以爱国抗金、悲愤豪放为主,则二张为稼轩之先行者,龙洲为稼轩之羽翼,而后村则为后劲也。

周氏自序有云:“词非寄托不入,专寄托不出”,堪称独见。其著《介存斋论词杂著》(人民出版社1959年出版)又有所发挥(按前书原自周氏早年著作之《词辨》辑出),可以参考。按汪琬《与梁曰缉论类稿书》云:凡为文者,其始也必求其所从人,其既也必求其所从出。……某嘗自评其文,盖从庐陵人,非从庐陵出者也。,,(《钝翁文集》卷一二)亦即此意。同卷《答陈霭公论文书一》,驳陈霭公所为寄托之论,尤与止庵说吻合。然前人论文,后者则诗词不已。

周济(1781—1839年,乾隆四十六一道光十九年,五十九岁),字保绪,一字介存,晚号止庵,荆溪(宜兴)人,嘉庆十年(1805)进士,官淮府学教授,著有《晋略》六十卷、《词辨》二卷、《宋四家词》一卷、《介存斋论词杂著》一卷、《味雋斋词》一卷。《清史稿》卷四九一《文苑三》有传。

40.明代经营地主

湖州府故鄣丁元荐长孺父著《西山日记》卷上《才略》载:马孟河一龙……公之初第也,假史尚宝五千金,米万石,至大江沙洲,聚畚锸而沟洫之,围以大堤,荒丘尽成沃壤,不数年偿其所贷。没后数年,子孙至今享其利也。公雄才当是本计,较之居间渔猎细民者千里矣。”“徐东山先生九思,令句容,多善政。其家居,广收寢丘及荒山瘠土,率家人日夕相其地宜而畚锸之,数年后,所人不赀。子孺东,亦访(仿)其意,令山阴,为循良,家居榜其堂日食力堂,守此可以治生养廉,可以厚风俗,可以约束子弟,可以训练臧获。……”

沈走龙,起家素封,唐一庵先生访之曰,治生有术乎?曰任人。得人有术乎?曰多收童子,虽非童子十不得二。先生如其言,收十数人,止一人有心计,加意训练之,授以筅钥。夜开仓盗米,先生适见之,其人跪伏。先生好语曰:我不汝泄也,愿汝改行为善。’其人卒起家数万金。

陈筠塘,三十外始歌鹿鸣,教授里中诸弟子,岁得修金一二百金,盖督课严,闻风者麇集故也。凡十六年而始登第.所得修仪,即买山田及洼产,价目五钱至二两止。人笑之,曰吾力不能多也。未几,洼者堤,高者有水可灌,岁倍人,至今称腴产。人问之故,曰吾凡事认真,故事半而功倍也。遇公车诸公,辄举此劝之,令其力业,曰今而后吾可以不苟取矣,惟勤惟俭,可以养廉,有味哉。”

王司马积,……仕宦四十余年,仅具中人产”(第二册,卷上《深心一》)。.

第四册卷下《清官一》:陈方伯公鎏,由郎署列藩臬,背学校,以四川方伯致仕归,虽历官辙,皆天下饶地,晚不能具中人产,构一室,广袤寻尺,……”则当时之所谓清官亦可知耳,吁!

“沈巽州公家规,子若孙非有室不得筅利。所举子女,外家例有所赠,如汤饼钱之类,分毫付质库息之(按当时当铺可接受存款付息,同时又进行高利贷剥削,如册二卷上《法吏二》云:松陵缪富,放利,起家数万金,以质库托甥倩张思德……”),婚娶后籍而归焉,计子母数倍,联姻多穷交修士,清白吏子孙,苕上豪有力者一时煩赫,公不屑也。凡聘礼出入,厚不过五十金或三十金,嫁女独厚,以其所息者饶也。

巽州以勤俭起家,一子弟賊袜来见,公终身不喜。岁抄所人,必计明岁内外大小食指多寡,钱粮户役,师友束修,疾病医药吉凶诸费,或天时旱潦,意外事故,一切不时之需,悉为经画,储蓄有余,方敢买田宅。宴会,优人不入门。”(3册,《庭训》一至二)

按《沈氏农书》一卷,1956年中华书局据然藜阁光绪丁酉(二十三年,1891)刊本重排校印出版。撰人为湖州府归安县涟川(涟市镇)沈氏,其名不详。据陈恒力考证,此沈氏疑即为《奇荒纪事》之沈氏,而所谓《农桑谱》四卷或亦即此书之别名(见陈恒力编著《补农书研究》,中华书局1958年版,第4)。今从以上两条观之,则《沈氏农书》之作者,当与作《家规》之沈巽州有连。容后再考。(参看前页沈走龙条)张子真(洪武二年至天顺五年,1369—1461年,93):家南海之西涪村……少力田,给数口无赢衣食不为耻,晚岁既家裕,又以其子宫征仕郎,赠燕山左卫经历,公不色喜,自奉养俭约如力田时,……”(陈献章《白沙子全集》卷五《封燕山左卫经历张公墓表》)

陈诚(卒弘治元年,1488,年73)增城仙村人,上下原隰,相地之便宜,宜田亦田,宜圃亦圃,长饞大笠,往来于蔗畦稻垄之间,躬树艺,自旦至暮,不少休,收田圃之人,以裕乃家。……(《白沙子全集》卷五《处士君墓志铭》)

王毓瑚《中国农学书录》(农业出版社1964年版)l94—195页有《沈氏农书》提要一则,亦未能考出沈氏之名,且甚粗略,有遗失处。王氏前书(中华书局1957年第一版第146)载:《学海类编》本题钱尔复撰,不知所本。第二版已删去此句,盖失考也。

《西山日记》一书,记浙西大姓之家计颇详,如第四册卷下《义侠三》所记作者曾祖丁曜之称雄乡里,《母范一》记丁家早辈妇女之养蚕织丝贸利事,均有参考价值。撰者丁元孝,字长孺,号慎行,长兴(故鄣城,县西八十里,秦灭楚,置彰县,为彰郡治,隋废,唐时土人谓故彰城为府头,盖以秦彰郡治此也。见《读史方舆纪要》第四册卷九一)人,生嘉靖四十二年(1563),卒崇祯元年(1628),六十六岁。举万历十四年(1586)进士,官至尚宝少卿,旋削籍,事迹详《明史》卷二三六本传(《明史稿》卷二一九《东林列传二二》亦有传)。《日记》上卷,分为《日课》、《英断》等十五篇,下卷为《文学》、《师模》、《庭训》等二十六篇.康熙戊辰(二十七年,1688),孙氏蓼庵刊本,今已不可得,民国己未(1919),孙毓修据旧钞本刊人《涵芬楼秘笈》第七集中(见陈恒力《嘉兴地区明末清初时期农产量与农产值的推测》,载《农业学报》1957年第八卷第四期)

松江陈继儒《寿陈公八十序》云:鉴川翁……自少精敏,善心计,不善忮术,亦不专为积蓄,能以拮据拥上赀,田庐日益增,陂塘水堰日益拓,家僮以千指计,红腐之粟以百庾计,远近乡父老拱手逊为素封矣。乃翁无重采,无筑肉,无园亭歌舞,无阑少年场,无逐大人游。每晨起,单复亲视麦垅稻场,与渔师农丈人卜水旱,话风雨,不知翁为乡赋长也。郡县召之役,则身诣县郡;檄之督赋都门,则身诣都门。短褐蹇騌,躄<足薛>往来,亦不知翁为乡饶长之祭酒也(按即大粮长)。当戊子(万历十六年,1588)大旱,公捐粟数百石以赈饥民。戊申(万历三十六年,1608)大潦,亦如之,所活生灵无算。郡守南昌喻公、四明张公,邑令西蜀聂公,兵使者俞公,先后旌庐,特奏冠服以章其善。督学杨侍御,建正学先生祠,翁又捐金鸠工,崇祀庙貌,最为弘厂。其他增城堞,刻苏集,总县额会计,无大小皆骈责于翁,如浮萍之散而复合,落叶之扫而复下。翁旋责旋办,又幸而施赖无事,其饥不及餐,卧不甘枕,行不安步,沥尽数斗汗血,枯尽数茎白发者,又不知几矣。……翁有子如世生,倜傥娴文,多贤豪之交,是不可以弛担而乐乎。而翁故为彼不过此者,吾以是知翁之识过人远矣……世生……耕读并传,……汉法征孝悌、力田、三老,翁其人也;征贤良、文学,世生其人也。……”(《白石樵真稿》上册卷六《寿言》。上海杂志公司据眉公十种藏书本排印,扫叶山房张氏藏版,1935)

陈继儒,字仲醇,华亭人,嘉靖三十七年至崇祯十二年(1558—1639)八十二岁,《明史》卷二九八《隐逸传》,陈梦莲撰《眉公府君年谱》。

乌程(今吴兴)朱国祯《涌幢小品》卷二《农蚕》云:近年农夫日贵,其直增四之一。当由务农者少,可虑,可虑。

 

 

 

 

 

 

 

 

<< 《梁方仲读书札记》(九) / 《梁方仲读书札记》(七)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益智斋主人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